第1章 三年消失

|

  九月的鹽城熱的要命,而且此刻正值傍晚,天氣很是燥熱。

  “我到了?!丙}城一級公園的淮園湖心亭旁,林城拿著手機說了一句,隨后便掛了。

  也就幾分鐘,一個中年男子來到了湖心亭,但是臉色并不怎么好,甚至眉宇間帶著絲絲的凝重,那雙眼睛內也滿是舍不得。

  “林城,你真要離開?”中年男子很是惆悵,從褲兜內掏出來一盒煙,點了一根。

  “對?!绷殖菦]有任何猶豫,直接回道。

  中年男子看著林城,看著這位他最得意自豪的愛將,很是不愿意,但是他知道,共事三年,三年來,林城做的貢獻,很大很大。

  而且他做過的每一個決定,都沒有人能夠改變,而這一次,也是如此。

  “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了,明天我讓兄弟們送送你,也算是大家的一片心意?!敝心昴凶用臀豢跓熆粗殖堑?。

  “不用了,我不喜歡分別的場合?!绷殖钦f完,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中年男子看到,忍不住的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只能夠看著他離去。

  “對了?!绷殖莿傋吡宋宀?,便戛然而止,轉身眉頭緊皺的看著中年男子:“至于……”

  “什么?”中年男子聽到,不解的看著林城。

  林城卻說了兩個字,硬是說不出來,最后甩了甩腦袋,便離開了公園,至于中年男子抽完嘴中的煙,也離開了這里。

  次日清晨,林城拉著一個行李箱,在鹽城北郊區武莊下了出租車,看著這里熟悉的一切,林城忍不住的落淚。

  三年前,不告而別,想來,自己的父親,還有妹妹,應該會擔心的要命。

  林城在武莊內左拐右拐,站在了一家已經掉了漆的鐵門前。

  “時隔三年,恍如人世?!绷殖青哉Z一聲,直接走了進去。

  不過門到是開著,就是沒有人,這讓林城好奇了,按理說,這個點兒該有人在的,林城也就將行李箱放在了客廳,然后簡單去洗漱了。

  “龍飛哥,快點兒,出事了?!绷殖莿傁赐觐^,一個中年婦女的著急之聲便傳了進來。

  林城聽到這聲音,可是無比的熟悉,因為這聲音他從小聽到大的,是他二叔的媳婦兒。

  “嬸子,怎么了?我爸可能出去買菜了吧?!绷殖怯妹聿林鴿皲蹁醯念^發,從客廳走了出來。

  “小……小城!”他嬸子看到林城,頓時驚的目瞪口呆,顯然有些接受不了,因為林城失蹤了三年,他父親林龍飛可是用了一切辦法,就是找不到,天天以淚洗面。

  林城見自己嬸子震驚的反應不過來,便走上去,笑道:“嬸子出什么事了?”

  “啊,哦哦哦,快去,小亞被車撞了,就在村口?!彼麐鹱勇牭搅殖堑膯栐?,也急忙回過神來。

  “什么!”林城聞言,手中的毛巾直接從手中滑落,他剛從村口過來,怎么就沒有見到呢?

  但是林城不敢多想,抬腳就離開了家,朝著村口跑去。

  他嬸子也不敢停留,也跟著跑了出去。

  很快,林城來到了村口,那里聚集了不少人,甚至還有嘈鬧之聲,林城直接從后面推開那些人,硬擠了進去。

  只見一個身穿迷彩服,一頭青絲散落背后的女孩兒,躺在地上,滿臉都是血。

  “小亞?!绷殖强吹?,急忙跪在地上,用手捂著自己妹妹頭上的窟窿。

  “哥?!绷謥喆丝陶鄣囊?,可是這聲音她太熟悉了,抬起那張滿是鮮血的臉頰,眼皮很是不自覺的想要閉上。

  林城可是三年沒有聽到這聲哥哥了,但是不敢耽擱,一把抱起自己妹妹,在村口截了輛出租車,直奔醫院。

  林城現在可是心急如焚,不過右手卻緊緊的握著自己妹妹的左手,雙眼內盡是心疼。

  “滴!滴!”

  林城此刻身上還裝著手機,不過卻發了一條信息。

  “給你錢不用找了?!绷殖侵苯犹统鰜砦迨?,丟在了車上,抱著自己妹妹便跑進了第一人民醫院。

  “林城,這里?!绷殖莵淼郊痹\樓門口,一個老者帶著三個護士就在那里等著呢。

  “快快快,這是我妹妹?!绷殖乾F在可是不敢停留啊,自己妹妹現在都有些翻白眼了,這要是再不救,可就真的沒救了。

  老者一看,那還不知道怎么回事,讓林城抱著去急診室,他則是親自動手。

  不過林城現在有些心寒,他到村口的時候,并沒有看到撞自己妹妹的車。

  而且圍觀的人,有些人他見過,但也都是圍觀著,并沒有人出手打120,這就是所謂的人情世故,真是太現實了。

  整整兩個小時,手術室的門才打開,老者摘下口罩,走了出來,給了林城一個放心的眼神,林城看到,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你離開了?”老者看著林城有些嘆息的搖了搖頭。

  “對啊,你不也一樣嗎?!绷殖锹牭?,苦笑的看了一眼老者。

  不過這老者的身份并不簡單,他可是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李文,看來林城認識的人身份不低啊。

  但他才二十一歲而已,竟然會認識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著實不簡單。

  “我們不一樣的,我那能跟你比,不過有一件事我得告訴你,希望你別難過?!崩钗脑捳f到最后,臉色變得有些沉重。

  “說吧?!绷殖莿t是笑了笑,他們二人可認識了兩年,什么話不能說。

  “我退出來的時候,回到這所醫院,卻碰到你的女朋友皇甫靈,不過她已經定親了?!?/p>

  “嘎噔!”林城聽到,心臟仿佛猛然間掉了一樣,一張臉上已經看不出來還有什么表情,李文看到,知道這件事很殘酷,但是遲早要知道,與其晚說不如早說。

  “呼!”林城仰頭扭了扭脖子,深深地呼出胸口內的一口濁氣,看著李文道:“那是她的選擇,我無話可說,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好好的算算的?!?/p>

  “你要……”李文聽到林城的話,眉宇間泛起來凝重,甚至身體也在顫抖。

作者有話說:“新書上傳,多多支持?!?/div>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