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憑什么?

|

  

  被徐川這么一盯,江大海感覺自己就好似被槍口盯上一樣,竟然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他不知自己為何會生出這種感覺,但就是不敢面對自己這位侄兒的目光,他能感覺到徐川變了,與之前不同了,他的目光變得凌厲,他身上也擁有了他人不可觸碰的鋒芒以及那種宛如久居上位者的氣場。

  但他江大海又豈是平凡之輩,跟隨徐天麟那么久,什么風浪沒見過,又豈會畏懼一個小輩的氣場,其實他更加緊張徐川怎么就突然醒過來了。

  徐川的病,他心里很清楚,此時雖說不是他下的手,但他也是幕后指使者之一,以現在的醫學水平根本都救不了,可徐川現在卻詭異的醒了過來,這其中必然有問題。

  江大海一邊想著,一邊走到徐川身邊,故作激動的握住他雙手說道。

  “怎么可能呢,大海叔可是一直盼著川兒能醒過來呢,如今看到你能夠醒過來,我真是太高興了,一想到這些日子你和大哥兩人同時犯病,我這里心里就無比難受,就感覺自己沒用,幫不上什么忙。還有大嫂也是沒日沒夜的操勞,累的睡不著覺,真是造孽????!?/p>

  江大海感嘆著,竟然忽然眼睛一濕潤,抹起了眼淚,似是真的為徐川高興,而雪茉莉本就是心善柔弱女子,看到江大海這樣,她也是跟著一起抹起眼淚。自家男人和兒子齊齊患病,她一個弱女子能堅持到現在,就已經很不容易。

  看到雪茉莉這樣,母子情深,徐川心里也很痛苦,連忙安慰道:“媽,你放心,既然我現在醒過來了,就一定不會讓父親讓你有事的,我一定會粉碎那些奸詐小人的陰謀,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報應?!?/p>

  徐川咬牙說道,他目光也一直盯著江大海,看到江大海聽到自己這話后身子一顫,心里又是一陣冷笑。

  安

  慰了母親后,徐川又對江大海說道:“大海叔,這些日子為了我們家可算是辛苦你了,不過我醒過來了,你也不用再擔心了,你就放下工作,好好的歇息段時間吧?!?/p>

  江大海以為徐川只是恭維一說,便沒有在意,連忙擺手說道:“歇息?不用不用,大哥還沒醒來,我怎么能歇息呢?”

  可徐川并未搭理理他,依舊是自顧的對他說道:“從明天開始,你就可以不用來上班了,對了,你剛剛從我母親手里拿了一張卡是吧?也可以還給我了?!?/p>

  聽到徐川喊自己不用來上班了,還要把那張卡交出來,江大海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終于明白徐川話里的意思,這竟是要辭掉自己。

  江大海心里震驚,他能感覺到徐川是發現了什么才會如此,可是以他一個剛剛成年,在病床上昏迷了大半年的孩子,就能辭退得掉自己嗎?雖說自己只是跟隨徐天麟的秘書,但卻是親信,而且他們一直都以兄弟相稱,除了徐天麟外,沒有人能夠一句話就能將他開除。

  更何況如今的公司,董事會,大部分實權都掌控在自己人的手里,要辭退自己?沒門兒!

  他眼里精芒微微一閃后,淡淡問道:“放下工作,不用來上班了?徐少爺這是什么意思,是要辭掉我嗎?”

  “恩,就是這個意思,你真聰明?!毙齑ㄕJ同的點頭說道。

  徐川如此不留情面的話讓江大海鐵色變得更加鐵青,冷聲說道:“辭退我,你憑什么?”

  “憑什么,哼,就憑你剛走我母親手里騙走的五千萬,就憑你勾結其他三大集團,對我和我父親下毒手,害我重??!”

  徐川直入主題,他既然已經準備好復仇,就沒打算再給他們留面子!

  他的話使得江大海臉色再次變了變,江大海顯然沒想到徐川竟然一語就說出了實情,他心里有些慌張,不過很快又冷靜下來,知道又如何,有些事情可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

  “騙?對你和大哥下毒手?哼,小子,飯可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這些可是要講證據的?!苯蠛嵟_口,他也不再稱呼徐川為徐少爺。

  一旁的雪茉莉見情況不對,連忙勸道徐川:“川兒,大海叔是你爸爸的兄弟,是你的長輩,你可不能對你長輩無禮?!?/p>

  “爸爸的兄弟?我的長輩?他陪嗎?要不是他,我和爸爸怎么可能會重病,還有你給他的錢,你真以為他去找醫生奇人了嗎?這么長時間了,他拿了那么多錢,你可曾看到一位?”徐川問道雪茉莉

  “這……”貌似還真是這樣,雪茉莉忘了江大海一眼,心里猶豫了,這話要是別人說她可能不會不相信,但卻是自己兒子所言,她又不得不信。

  再說這些時間,似乎還真是這樣,自己給了江大海三次錢,超過兩個億,可他別說帶奇人,就連醫生也都沒有帶回來過,每次都會不同的理由,難道他……

  江大??吹窖┸岳颡q豫,心里立刻就有些慌了,他不怕徐川是因為徐川還小,且無法真正插手公司的事情。

  但雪茉莉不同,她是董事長夫人,又是公司總裁,若她下了決心的話,不管自己會不會真的被辭退,都影響到他們后面的計劃,要是被某人怪罪下來,他可真的就完蛋了。

  他連忙對雪茉莉說道:“大嫂,我和大哥的感情你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做出謀害大哥的事情呢?我不知小川是從哪里聽來的假消息,還希望大嫂能夠斟酌啊?!?/p>

  “是真是假,你心里清楚,我也會證明的,不過現在你必須還回那張卡,然后馬上滾出我家,否則的話,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徐川冷冷說道!

  “你……”江大海本來發怒,旋即又忍了下去,將希望放在了雪茉莉身上:“大嫂,你可要說句公道話啊?!?/p>

  他知道以雪茉莉的性格不會太過激,也不會對自己怎么樣的,只要她一開口,不管徐川再怎么說都無用,只可惜這次,他想錯了,他高估了自己的地位。

  “那個……大海,要不就依川兒所說,反正這段時間你忙前忙后也累著了,正好回去休息幾天,你放心,此事等天麟醒過來之后一定給你個交代!”

  “你!……”雪茉莉的話已經給了他答案,江大海心里徹底的憤怒了,身子都氣的顫抖,他本想罵出來的,但依舊是被他忍了回去,做了這么多年秘書,最大的收獲就是能忍!

  “好,好,我休息著,我江大海就在家等大嫂給的交代,但我也奉勸大嫂一句,可千萬不要做出什么讓自己、讓徐家后悔的事情!”

  江大海將那張銀行卡丟給了徐川,甩下這么一句看似奉勸、實則威脅的話后轉身離去。

  望著江大海憤怒離去的背影,徐川臉上驀然間露出冰冷。

  “復仇,就從你……開始吧,你們誰也跑不掉!”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分分彩官网